蜜桃视频:ttm56.com

这个位于大山凹里的小屯子


这是一个热的人透不过气来的中午,我又渴又累的走了半天了,这儿里很偏
僻。我好不容易爬上了一个山丘,站在高处象下一看,差点把我吓了一个屁股墩。 .
只见在不太广阔的田地里,三十几个妇女,有年轻的有年纪大的,全都赤条
条光着身子,撅着硕大的白屁股在耕地,大大的白奶子随着她们的动作甩来甩去,
碰的「啪啪」的响。肥白的大屁股随着步子的迈进一开一合,两瓣圆球之间的肥
逼也一开一合的。毛少的都看的见红红的阴道了。光天化日下,居然能看到这么
多光屁股女人,我当时简直以为是在做梦。看了好一会才缓过味来。 .
我实在太渴了,于是走近她们。她们都看见了我,站在那冲我直笑。一个年
纪大的女人走过来,「后生啊,你是县城里来的吧俺早听说要派个老师来,来
干个什么工程。」于是我决定先试探试探。「你们这个村叫什么名字啊」那个
女人摇着两个硕大的奶子,「俺们这儿叫『淫驴屯』,就三十几户人家,沒个识
字的先生。早就该来个先生了。」 .
我一听这话就下定了决心,要骗骗这一帮老土娘们儿。「我就是那个先生,
是县里派我来的。你们屯长呢」。大姑娘小媳妇的都嘻嘻哈哈的簇拥着我,年
纪轻的有的穿上了衣服,有的还光着屁股站在我旁边,挺着圆圆的大奶子好奇地
打量着我。这时来了一个年纪约四十八九岁的男人。「你们这些婆娘们幹吗啊,
守着城里来的老师也不穿上衣服。」原来早有人给村里送信了。 .
我被带到了一个50多岁的男人跟前。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还围着看个沒完。
「欢迎啊,老师,我姓李。贵姓啊」 .
「您是村长吧,我是县里派来的,这是派令」我把刚刚才写好的一个纸条递
给了他。 .
他红着脸说:「俺不认字儿,沒错的。不用看了。不用看了。喝茶,喝茶。
我们给准备的教室好了。过几天就给你盖屋。这几天你先住我家吧。」 .
我跟着村长到了家里,房子还够大,挺新的。我进了里屋,只见两个小姑娘
光着身子在屋里玩呢,大的十七八,小的也就十三四岁。她们的身子可不像她们
的年纪,显得很成熟,丰满有肉。大的阴毛不少,浓黑发亮,小的阴毛也发育了,
不是很多,就一层淡淡的绒毛。她们见我进来,略显不好意思,躲到一边盯着我。 .
村长说话了:「莲,喜。过来叫达达。」接着我又回过头来对我说:「这是
我的三个丫头,还有一个大的在给她妈打下手呢。孩她妈啊,出来见见老师吧。」
「等等啊,俺这就过来。」 .
我向着后院望去。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,个子中等的妇人进来了。两个大大
的奶子高挺着,身上还挂着白色的乳汁,阴毛浓黑,大腿粗壮,屁股肥硕。她边
上是一个大姑娘,穿着红褂子,屁股也是光熘熘的,很白净,一看就是农村的孩
子。长的一般但那双上翘的凤眼,一看就知道是个十足的小浪蹄子。「这是俺婆
娘,娘家姓李,这是俺大丫头叫翠花。」 .
我跟村长坐到了炕上,那几个小丫头,也爬了上来,往我的腿上就坐,我吓
的沒敢动。那个小丫头把个圆熘熘肉乎乎的屁股蛋在我的腿上磨来磨去。阴道里
流出的骚水还不少,弄的我腿上粘乎乎的,我的手趁机摸上去,她的屁股肉很紧
很有弹性,也很光滑。 .
「老师啊,你不知道,我们这儿上几辈子人口少,老一辈的就形成了现在的
习惯,小妮子从小就要开苞,女人要生到50多岁。老师啊,不如你也把裤子脱
吧,沒事的。刚来都不习惯的。」 .
其实我不是不想脱,可是现在我的鸡巴硬的跟钢筋似的,我怎么好意思脱啊。
那几个小丫头都要来脱我的裤子,我又不好意思推开她们的光身子,所以很快就
被脱光了。小丫头翠喜一把攥住我的阴茎,说:「爹啊,达达都长了啊。」说完
就张口含了下去,温润的小嘴把我嘬得全身舒坦,小丫头口活不错啊,弄的我差
点尿了。 .
「老师啊,你也挺憋的吧,就让我这几个小丫头给你消消火气吧,来,二丫,
给你爹也嘬嘬。」李老汉刚说完,那个叫翠莲的十七岁的小姑娘就爬到他鸡巴前,
把她爹的大肉棍吞到嘴里,上下吞吐着,口水顺着嘴角直往下流,还发出「滋熘、
滋熘。」的声音。几十下后就把个圆屁股向后一撅,用手扒开阴道就给她老子坐
了进去,一上一下的蹲了起来。小腹下三角形黑黑的阴毛里一根红红的肉棍进进
出出,不一会儿就亮晶晶粘满黏液了。 .
我身子下的小女孩,含着我的鸡巴,把个小屁股翘到了我的脸前,白白的两
瓣小屁股圆圆的,已经有了肥白的嫩肉,小屁眼还是白白的,小逼光光的,只有
几根稀疏的嫩毛,大阴唇还沒分出来。一股微微骚臭的气味冲到了我鼻孔,粉红
色的肉缝里面有粘粘的骚水闪闪发光。「老师你怎么不摸啊,」小姑娘嫩嫩的问
我,过早的性交使她的身子已经发育,初具女性柔媚的曲缐。 .
「我摸,我摸,」大丫头翠花到厨房去叫她妈了。不一会就见李嫂来了:
「吆!操上了,俺还以为先吃了饭再干呢,是你个老不死的挑的头吧。」李嫂上
了炕,把小丫头一把抱了起来,小妮子的牙咬到了我的鸡巴,我疼的叫了出来。
「你看你小心点啊,」李老汉说李嫂。 .
李嫂说:「沒事吧老师,我下次小心。三儿,快让老师用吧!」小姑娘于是
分开两条白细的腿,把个圆屁股蛋子扒开到最大,那个小小的红逼就全突了出来,
小阴道肉都看的清清楚楚的。她把个小阴道对准我的鸡巴,鸡巴由李嫂扶着。接
着李嫂把个小妮子向下一放,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被喜儿的小逼吞了下去,又紧又
热,幼女的逼就是不同。小丫头的逼里还有了浪水,清亮亮的,顺着我的鸡巴流
下来,插得更容易了,小丫头叫了起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达达的小鸡巴戳死我了,
妈啊,达达的鸡巴好硬啊,妈啊……」 .
李老汉怀里的二丫头翠莲,圆磙的屁股蛋子使劲的起落着,红红的小阴道包
着她老爹的大黑吊,白色的淫水从紧紧的缝隙里挤出来,都摩擦的成了厚厚的泡
沫,看来早操作熟练了。 .
李嫂看我们幹着这些事,自己又骚了起来。她把三丫头一把从我的怀里抱了
起来,三丫头的肉洞离开我的鸡巴时还「叭」的一声响,淫水带出了一片。李骚
说:「你个小逼也该浪够了吧,让你娘我也尝尝城里的鸡巴。」 .
李嫂张开嘴,一口含住我的鸡巴,使劲的嘬了起来,嘴边的口水汤了我一腿。
那个肥硕的白晃晃的大屁股翘在我脸前,两瓣厚厚的肉丘中紧紧的夹着一个多毛
的肥美肉唇,我用手把大阴唇掰开,红艷艷的肉洞里已经带有了浪水,我的手指
趁机插了进去。李嫂叫了一声,把头抬了起来,我的三根手指在她的肉洞里头有
规律的掏弄着,阴道内壁上的褶皱一层层的,粘粘的骚水弄得满手都是,李嫂舒
服得大屁股扭来扭去,嘴里也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。 .
三丫头翠喜一看我的鸡巴空了出来,光着白屁股就冲我过来了。我一看,不
想再操她的逼了,就趁她坐下时,用手拔开她的两瓣浑圆的屁股蛋,露出那个小
屁眼,龟头一下子就突进了三丫头的小直肠里,「哎呀啊,妈啊!……」三丫头
一叫把我吓了一跳。 .
刚射完,正看着白白的精液从闺女肉洞里往外流的李老汉说话了:三丫
啊,你叫个啥.
「老师的鸡巴操进人家的屁屁里去了。」 .
「老师啊,你轻点儿,俺这个丫头的后面还沒开几次呢。你凑合着用吧。」
我尴尬的笑了一下,觉得我的鸡巴被三丫的小屁眼子夹的都快断了,有点疼。我
把吐沫沫在自己的还沒进倒她屁眼里去的鸡巴上。又抓住小丫头的腰,用力按了
下去。我的鸡巴一下子就进到了底。我简直要爽的上天了,真紧啊,比刚才的小
逼还舒服。 .
也许是唾沫的润滑起作用了,大鸡巴出入舒服的多了。我看见小丫头小脸通
红,大眼睛里还有泪水在打转,小嘴唇咬出了牙印。我当时也顾不了许多了,我
抓住她的小腰,使劲的上下墩了起来,白屁股撞到我的小腹上发出啪啪的声音,
那叫一个爽啊,沒几下就有了要射的感觉,最后,浓浓的精液热乎乎的射到她的
屁眼了。 .
我跟着村长又回到了家里,就见李嫂早回来了。把屋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
我看见沒给我收拾屋子,忍不住问到:「李村长啊,我今晚睡哪儿啊」李村长
笑着说:「就这儿啊,我们家炕大,大家都睡一块儿都容下了。」由于我早就领
教了这个村子的风俗所以我也就沒疑义了。 .
李嫂给几个闺女洗干净,自己又把个大屁股蹲在脸盆里,洗呀洗的,由于天
热她们几个女的都光着身子用毛巾擦了凉快。李嫂把几个闺女撵回自己屋里,然
后脱的光光的爬到床上来挨着我躺下了,李老汉这是早就胡噜朝天了。 .
李嫂侧着身子冲着我,一把攥住我的东西说:「咋了,老师怎么又硬了啊。
又想操逼了啊那好办。」说着爬到我腿档里,一口含住我的老二开始嘬起来。
李嫂的嘴里热烘烘的,舌头又大,不停舔我的龟头,弄的我好不舒服,我伸出手
来抓住她的两个白胖的大奶子,使劲搓那两个奶头,李嫂吸了一会儿,然后在我
身边侧着躺下,把个大屁股撅给我说:「插进来吧。」 .
我挺着肉棒向李嫂的逼里插过去,可是李嫂的逼生的靠前,我插的姿势很不
对劲,我正在努力。李嫂回过头来说:「老师啊,俺的逼生的靠前,从后边插不
好插,你怎么不操俺的屁眼啊,俺洗了不髒。」我一听这话,赶紧把鸡巴朝李嫂
的屁股眼子捅了过去。李嫂跪在床上,浑圆肥硕的大屁股高高挺着,她用手掰开
自己的两瓣肥都都的屁股蛋子,把屁眼露出来,我一下看见了嫩嫩的粉红直肠内
壁。 .
我把个龟头顶在了李嫂的直肠上,李嫂的直肠好像会收缩一样,犹如一个软
体动物一样含住我的龟头。李嫂觉出我的龟头接触在了她的屁眼上了,李嫂又使
劲往里咂自己的屁眼子,我的老二顺着李嫂的直肠刷的就进到了李嫂的肛门内。
李嫂说:「你不用动,俺的屁眼子会吸。」 .
我听话地不动。果然,李嫂的屁眼里面不停的顶我的龟头,我的吊舒服极了。
想不到还会遇上这样的女人。看着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的大屁股在我面前晃动着,
鸡巴被直肠壁一紧一松的挤压着,不一会我就射了,李嫂说:「睡吧,明早还要
幹活呢。」我搂着李嫂胖胖的腰,老二还插在李嫂的屁眼里大腿贴大腿,她把肥
厚的肉臀靠在我怀里就这样地睡了。 .
第二天我睁开眼,天还沒亮,李老汉还在睡。我穿好衣服下了床,走到了院
子里。抬头看见李嫂光着白胖的大屁股在厨房里忙着,弯腰的时候,圆臀高高翘
起,臀沟间两片阴唇勾勒出女人性器官的标准曲缐,浓密的阴毛非常醒目。她扭
头瞧我一眼,笑了笑继续做饭,厚实的臀肉那充满弹性的感觉还停留在我昨夜的
记忆里。 .
农村的空气到底是清新啊,凉丝丝的。我贪婪的唿吸着,想着以后该怎么办,
总之随遇而安吧!走一步看一步。我从李老汉家的矮墙向隔壁家看去。只见一个
白胖风骚的女人光着下半身正在作饭,她白白的大屁股冲着我,两瓣肥硕的屁股
蛋子裂的很开,屁眼子红红的,阴毛又浓又密,一道肉缝很清楚,两片阴唇饱满
干净,把阴道夹的紧紧的,可能沒被日多了。身子沒发福,还是可以看出葫芦样
的身材,皮肤还算白皙,个子也蛮高的,想不到这里还有这样漂亮有型的女人,
我看的简直眼都直了,下面又有了反应。 .
吃了饭,李老汉出门去张罗学校的事了,李嫂下地了。他们的三个闺女——
翠花、翠莲都要下地去帮忙,就剩下一个翠喜跟我在家了。小妮子还挺能幹,赤
条条一丝不挂地在屋里屋外走来走去,喂鸡、餵猪,收拾家里忙个不停。跟一个
光屁股的小姑娘幹活真是一件美好的事。不一会我就硬了,翠喜笑我沒出息,却
一口含住我的大鸡巴,嘬了一会儿就把白嫩的屁股蛋冲着我,两条细白修长的腿
间,饱满光洁的肉缝微微翕动,我把两片小小的阴唇分开,大鸡巴一挺,全根盡
入,又紧又滑的感觉很快就让我把精液射到里头了。 .
到了中午李老汉回来了。我安排好了我的住处,还有学校校舍。我当天就搬
了过来。李老汉说:「我让村里的张寡妇陪你到处逛逛。认识认识村民。就是你
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女人。」 .
我突然想起来了,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光着下半身在作饭的那个。李老汉带
着我看完了整个学校,然后叫我自己在屋里整理一下,就去找那个什么张寡妇了。
我自己铺好床,收拾好自己带来的一些小东西。正在忙呢,听见院子里有人在叫
我。我赶忙从屋子里出来,看见李老汉带着一个穿戴整齐干净的女人。短的齐肩
的头髮,腰细的很,屁股丰满肥大,大腿圆磙,露在外面的膀子白白的。浑身肉
磙磙的,高挺的前胸把个布褂子绷的紧紧。 .
我跟张寡妇浏览了这个保守、封闭、却又格外淫荡的小村子。村子在大山的
环抱中,有一条小河通过村子,村里房屋共有三十几间,百十口人。纺织、狩猎、
种地都是自己完成的,相当的封闭。青山绿水,世外桃园。张寡妇给我说了些村
子里物质来源的事。肉食都是村里的男人到山上去打猎的,还有自己圈养的。盐
巴都是从山上的红土中提的盐种自己生的。布是妇女纺的,由于人也不多,所以
物质上比较容易满足。我真正体会到了靠山吃山这句话的含义。 .
直到下午我们才回到我的住处。张寡妇对我说去作晚饭就走了,让我等她送
饭来。我自己坐在院子里看着田野里开始回家的人们。我把村子里的人看了个遍,
女人年岁不一,幹活时都光着屁股,为的是让男人看着性奋,幹着方便,还有就
是这里很穷,人们买不起布做衣服。 .
晚饭后,我在河边坐着。村里的一些大姑娘小媳妇的,笑着鬧着就光着屁股
从我身边跑过,到溪水里洗澡了。有几个走的不紧不慢的,大屁股上的肉一扭一
扭的直颤,大奶子也一抖一抖的。我死死盯着那扭动的肥臀,暗暗做着比较。这
里年轻一点儿的女人都白胖结实,大屁股高挺浑圆,可能是幹活的缘故,身材显
的匀称的很,乳房也很少下坠,都高挺坚耸。屁股的样子却不一样,有的丰满硕
大,有的圆滑高挺,大都肉感十足。一下能看到这么多光身子的女人,这么多女
人的光屁股,我的眼睛不够使了。 .
不久,满小溪都是一群年轻女人赤条条的肉体,她们甩动着的大奶子和扭动
着的光屁股白晃晃的一大片,把个小溪弄的跟女澡堂似的。这么近的距离,我可
以慢慢欣赏这么多健康充满活力的女性裸体,一丝不挂的她们一个个在我面前露
出的雪白高挺的美乳,肥硕浑圆的大肉臀,乌黑的阴毛,若隐若现的肉缝,让我
的鸡巴硬硬地翘起。她们中有几个还冲我笑着,故意把大白屁股撅得高高的,好
让我把她那毛茸茸的私处看的清清楚楚。有的来回甩着长髮,丰硕的大奶子来回
跳动,荡出眩目的乳波。 .
我还看到翠花三姐妹,光着又白又亮的屁股和別的光熘熘的姑娘们在一起嬉
戏打鬧。到底是村长家的,她们三个比起其他的姑娘身子白净多了。翠花的大屁
股非常显眼,又圆又大的两瓣屁股肉嘟嘟的,屁股肉多而不坠,到底是年轻啊!
翠莲的大乳房也很突出,丰硕圆挺,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甩动,肉颤着弹性极佳。
翠喜的身材非常匀称,举手投足间有种天然的美态。还有几个漂亮的大姑娘,身
材皮肤相当不错,阴毛也不多,浑圆的屁股蛋都高高翘着,大奶子颤颤巍巍的,
有馒头那么大。 .
这可不是一般的场面,一大群女人的乳波臀浪让这里活色生香,皇帝也不过
这样享受生活吧。能拥有一大群年轻的女人,让这么多年轻的女人赤条条光着屁
股围在一块。随便看着这么多白生生的大肉屁股,圆挺挺的大奶子,肉磙磙的大
腿,简直就是肉林一般。她们胯下都长着黑黑的阴毛,有的浓密,有的稀疏,有
的细软,有的粗硬,下面都有着不同的肉洞,有的深,有的浅,只要他看中谁,
想操哪个就操哪个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!我下定决心,要把这里的所有女人都玩
个遍,插遍她们的小洞。 .
张寡妇看见我在发呆,就问:「看什么呢」 .
我说:「这个村子其实挺开放的。我第一次见到。」 .
张寡妇说:「是啊,这个村子,不知道怎么的,老是生的女孩比男孩多,所
以传宗接代是很重要的,所以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能让女人怀上孩子,你就可以跟
她们那样。」 .
早上我在梦中被一种声音吵醒了,我揉着睡眼从窗台上向屋外的厨房看去。
我看见张寡妇还是只穿着一件背心。在那儿撅着屁股作早饭呢。浑圆白胖的大屁
股像个圆球,肥白粉嫩,穿着一双红色的拖鞋。背心紧紧的贴在身上,把平坦的
嵴背显的更明显。我都看呆了。 .
设置